影視明星文章和姚笛的戀情曝光無疑是近期娛樂圈中最熱門的話題之一。這條媒體和人們約定“周一見”的消息甚至一度成為公眾視線中的焦點。讓這段戀情浮出水面的“狗仔隊”倍受質疑。法治周末記者專訪了有“中國內地第一狗仔”之稱的卓偉,聽他講述了當下“狗仔”們的生存現狀和心態。
  原題:“我沒有遇到過法律糾紛”
  ——“中國內地第一狗仔”自述
  法治周末見習記者 張舒
  我們每個月都會擬定一份工作計劃,包括這個月需要追蹤的新聞和目標人物。
  比如,本月有哪些重要的新聞線索或者影視劇拍攝。當然,我們主要是拍演員的造型。再比如有哪些重大的活動,像頒獎典禮之類的。還有就是哪些明星會過生日。
  如果這個月的新聞我們沒有操作完成,就會順延到下個月。我們會圍繞這個工作計劃,來安排和調動工作人員。
  收入“沒有大家想象的那樣高”
  在我創立的風行工作室,一個月至少要保證180條的新聞產量,這也就意味著每天我們至少要完成5到6條新聞,這是一個很大的工作量。
  一線的攝影、攝像,他們每周的工作時間已經達到七八十個小時,幾乎就沒有在凌晨12點之前回過家的。以前他們一周只休息一天,後來規定每人每月可以休息6天,但很少遇到有人能把這6天休滿的時候,基本也就是1個月休四五天,加班加點更是家常便飯了。
  一般,我們進行新聞作業的方式主要有三種,一是我們得到一條新聞線索,就要去明星那裡等候。這種情況,往往是等上一天,明星也不見得出來。
  我曾經為了證實一條緋聞,親自帶團隊飛去廣州。那次跟拍一波三折。先是出發去機場的路上差點發生車禍,後來到了機場又把包丟了。等找回了包,飛機都誤點了。最後好不容易在廣州一個景區跟上了一位女演員的車,結果足足在山路上追了5個小時,才拍到照片。中途其實也跟丟過,當時特別沮喪。好在最後,還是讓我撞見了他們。那種欣喜若狂,根本無法形容。
  第二種就是盯新聞發佈會。我們會在新聞發佈會結束之後跟著明星,看看他們去哪兒,比如會不會吃飯或者會不會娛樂一下。這種情況,往往等待時間會稍微短一點,比如幾個小時。
  還有一種就是平時的“掃街”了。我們會留意明星經常出沒的娛樂場所,如果發現了明星的汽車,或者說是接到線報,說哪個明星在哪裡消費,我們就趕過去守候。這樣(等候的)時間相對來說也比較短,幾個小時吧。
  不過,我們攝影師的收入真的沒有大家想象的那樣高。我們的收入就是稿費,而且稿費是要依據評級的。拍到重大新聞的是一級,但一級的稿費不過就是幾千元。
  據我所知,目前為止,大陸從事這個工作的人加在一起還不到20個。其間來來往往也有不少人涉足過這個行業,但最後他們都放棄了。為什麼?就是因為既辛苦,收入又不多。
  習慣了活在質疑聲中
  難度最大,最考驗狗仔隊耐力和韌性的,就是“大新聞”的定點、定向蹲守。比如我們前段時間曝光的一條新聞,從得到線索開始,我們就找到女演員家樓下,一直在那裡等。一天不行就兩天,兩天不行就三天。最後,我們曝光的那張照片,是整整在他們家盯了7天才拍到的。真的是從早盯到晚,很多時候,吃飯都是自己帶點乾糧在車上解決。
  經驗也很重要。明星出門總是會包裝得非常嚴實,把自己捂得密不透風。但由於我們經常拍攝他們,他們穿什麼衣服、戴什麼墨鏡、戴什麼帽子我們心裡都有數。包括他們坐什麼車,助理、經紀人長什麼樣,我們也都知道。
  外界和公眾對我們的質疑、批評從來沒有間斷過,我已經習慣了。剛開始肯定也會感到委屈和難過,但後來不斷安慰自己,無論如何,工作還是要繼續。
  我經常教育我們的攝影師:不要妄自菲薄,我們的工作很有意義,辛苦幾個人,娛樂上億人。再說,即使網上有1億人罵你,也不會有1個人跳出來給你安排一份你滿意的工作,所以該乾什麼就乾什麼。
  我最初乾這個(狗仔),可能也是因為它是新生事物,大部分人不瞭解、不理解,會有質疑和非議在所難免。但隨著時代發展、環境變化,人們思想越來越解放,理解我們工作的人越來越多,譴責的人越來越少。以前大家認為不好的事,現在在大家眼裡已經無傷大雅,甚至原來認為錯的事,現在認為是對的了。
  很多人會很好奇“狗仔隊”的一點是,我們到底是怎麼度過漫長又無聊的蹲守時間的?說真的,為了拍到有說服力的照片,我和我的同事以前曾有過長達一年多的跟蹤蹲守。
  底線就是“不違法”
  我們都是在公共場合拍攝,而且我們的設備都可以在攝影、攝像器材店里買到。雖然是比較高級的專業相機和DV,但也都是在市面上能買到的。
  我們沒有使用過隱秘的設備,比如針孔攝像機啊、竊聽器啊、跟蹤器啊。因為知道使用這些東西是違法的,而我們的底線就是不違法。況且,我們的報道也是圖片、視頻為主,有憑有據,沒有造謠。所以迄今為止,我們沒有遭遇到一起法律訴訟或者法律糾紛。
  明星和我們的關係,現在也慢慢緩和了很多,他們開始理解我們的工作了。明星在我們眼裡就是新聞報道對象,我們只是來記錄他們真實的生活和工作,把他們不為人知的那一面展現給大家。
  明星看我們的狀態也從原來的反感變成了無所謂。既然迴避不了,不如在一定程度上給予我們配合。再說現在偷拍可能還會幫助他們達到意想不到的宣傳效果,他們也就不排斥了,甚至也有一些藝人會運用這樣的手段來進行宣傳、炒作。
  “周一見”事件後眾人評論“狗仔”現象
  與陳冠希艷照門等醜聞相比,這次(文章與姚笛戀情的)照片的尺度根本不算什麼,但關註度尤其高,關鍵原因是熱點被刻意拉長了。以欲擒故縱的方式策劃爆料,是利用公眾的好奇心消費緋聞,“周一見”事件爆料周期長、猜測多,對當事人家庭而言是深切的傷害。
  公眾對明星的關註是一種必然,也無可厚非。但相關媒體在迎合這種關註需求時,應有正確的視角。李代沫的吸毒醜聞報道值得參考,媒體批判了吸毒行為,但並沒有對他的家庭、友人等信息進行挖掘曝光。
  ——湖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鄭自立
  “周一見”的醜聞運營方法,剛剛踩在新聞倫理的底線上。
  ——某媒體資深主編
  娛樂新聞往往比其他類型的新聞更容易背離通行的道德標準,出現“過度”的情況。這與市場上很多打著“新聞報道”的娛樂網站、刊物泛濫有關,這些娛樂刊物的從業人員大多游離在基本的新聞道德、新聞紀律之外,只為錢、只圖錢。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碩士生導師常江
  公眾是“最”虛偽的,他們消費八卦,低成本地獲得隱私,卻反過來指責狗仔隊和明星;自我標榜的狗仔隊是“比較”虛偽的,他們迎合的只是公眾興趣而非公眾利益。
創作者介紹

加菲貓

ea10eaaaw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